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務調研

下足“繡花功夫” 推進產業扶貧

發布日期:2019-10-08

信息來源:隨州市政府研究室

編輯:楊文明

審核:楊文明

字號:[ ]

??????? 產業扶貧是國家脫貧攻堅中的重要一環,是推動貧困地區人口脫貧的重要舉措,是扶貧攻堅的根本出路,關系到脫貧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產業扶貧工作,宣傳落實了中央和省各項政策,制定出臺了我市相關政策措施,有力推動了產業扶貧工作。根據國家扶貧辦信息系統顯示,全市2015年以來脫貧人口總數134423人,其中脫貧人口中務工6個月以上的20398人、占比15.17%,特困供養人數3385人、占比2.52%,產業帶動人數110640人、占比 82.31%。但通過調研,發現在產業扶貧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應引起我們高度重視。

一、當前產業扶貧情況

我市特色產業規模在擴大、種類在增加、收益在提升、扶貧帶動能力在增強、貧困戶依托產業發展增收水平在提高。

(一)糧食作物收入逐步增加。從糧食產業中獲得的收益從穩定到逐步增加。在中央穩定糧食生產面積、獎勵糧食生產大戶政策的引導下,貧困戶收益從糧補到種子補貼,到化肥農藥補貼得到穩定增長。同時,隨著糧食、飼料生產趨向大戶和專業化,貧困戶的耕地流轉單位面積價格得到提升,所有貧困戶從承包耕地上的收入由近200元/畝提升到500-1000元/畝,且收入穩定。

(二)務工收入收益最大。務工收入成為部分貧困戶脫貧的重要經濟來源。一個人務工,四口之家可以脫貧。一個務工人員收入一般估算為2000元/月,年收入為24000元,四人之家人平6000元,可以達到人平4000元的脫貧標準。

(三)種植產業種類不斷增多。包括木本油料、水果、蔬菜、花卉、食用菌以及2017年增加的構樹種植、藤條種植、藥材種植如菊花、艾蒿等。食用菌產業對于我市而言已經成為傳統產業,是一個集技術、勞動力、短期效益于一體的產業,有40%的貧困戶在從事種植和服務中獲得收益。木本油料產業發展快,且多數村在開發中得到穩定收益,貧困戶依靠承包的山場流轉和到基地務工獲得比較穩定的收入。水果產業包括白桃、油桃、葡萄、冬棗、白果、獼猴桃、藍莓等,成為貧困戶穩定增收的重要項目。

(四)生態養殖經濟效益明顯。自2015年以來,土雞和黑土豬養殖成為貧困村和駐村工作隊幫扶貧困戶發展產業的重點項目,依托博裕生態牧業公司的黑土豬苗和正君牧業公司的土雞苗,送給貧困戶養殖,采取回收成品豬、成品雞和雞蛋的模式,確保貧困戶穩定增收。初步統計,養一頭黑土豬去掉成本可以收入1200-2000元;養50只土雞,一個周期內可以收入4000-6000元。這些土雞土豬養殖簡單、有傳統的技術和現成的場所,是貧困戶重要的產業扶貧途徑。小龍蝦養殖發展迅速,投入不大、技術要求不高、操作不難,目前市場行情看好,又無重大病患,糧田即可實行稻蝦套種,也可以改造成專門養蝦堰塘,畝均收入6000-10000元,即將成為貧困戶增收的重要渠道。

二、產業扶貧存在的困難和問題

通過近年來調研發現,我市不少地方由于產業項目帶動不強、市場風險估計不足、貧困戶宣傳發動不夠等原因,產業扶貧仍然面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產業規劃不夠精準。全市18.4萬貧困人口分布在126個重點貧困村、經濟薄弱村和一般村。這些貧困村和貧困人口所處的地理位置、氣候環境、交通條件、傳統習俗等各不相同,適宜發展產業也不盡相同。但是近兩年來,有些地方為了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在沒有進行充分調研、論證、篩選的情況下,盲目上了一些項目,有的地方看到了苗頭就跟風上,甚至引進了不少“水土不服”的項目,結果因為不符合當地資源氣候條件,產業發展成效不明顯。

(二)產業選擇不夠精準。產業扶貧大多數以特色種養殖產業為主,一個項目在一個地方成功后其他地方一哄而上,結果造成短期內市場供過于求,出現產品難銷售、價格不高、效益低下等問題。同時,養殖業都有一個市場低迷周期,也給產業扶貧工作增加了難度。

(三)利益聯結不夠精準。一是龍頭企業+產業基地+貧困戶緊密聯結的產業化發展模式還不多。多數龍頭企業在貧困村未建立緊密的產業發展基地,尚未形成企業與貧困戶雙贏的局面。二是新型經營主體組織化程度還不高,帶動能力有限。雖然大部分貧困村都成立了特色種養專業合作社,但很多合作社組織能力不夠,專業化程度低,產業鏈條短,真正能將貧困戶組織起來,帶動貧困戶增收致富的不多。三是利益聯結機制還不緊密。由于貧困戶的觀念、能力、素質等問題,市場主體很難與貧困戶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因此帶動能力難以發揮。

(四)幫扶服務不夠精準。近兩年來,在全市重點推廣了食用菌、特色蔬菜、林果、黑豬、土雞、小龍蝦等特色種養殖項目和品種,大部分是成功的,但也有不少由于貧困戶自身原因導致發展失敗。如2015-2016年,曾都區、隨縣等部分鄉鎮以發展土雞作為產業扶貧項目,按照“155”幫扶模式,扶持貧困戶發展“三黃雞”養殖,扶貧單位按每只雞苗20元的價格籌集資金1000元,按照50只一組分發給貧困戶養殖,每戶一到二組,公司負責回收雞蛋和母雞。但是部分貧困戶由于養殖技術缺乏,責任心不夠,造成大量雞苗死亡,扶貧效果沒達到理想目標。究其原因,是貧困戶缺乏技術、缺少資金、內生發展動力不足等,限制了產業的選擇和發展。

(五)資金安排不夠精準。隨州是插花貧困地區,中央支持的產業扶貧資金額度不大,加上隨州自身的財力有限,因而各地在產業扶貧項目整合、資金籌措上的空間和回旋余地都不足,投入力度不夠。駐村幫扶工作多數是依靠駐村工作隊所在的單位想辦法籌措項目和資金,力量也十分有限。同時,籌措到位的資金,也有一部分仍然躺在鎮、村兩級的賬戶上,沒有使用的渠道。

三、對產業扶貧的工作建議

(一)科學制定產業扶貧規劃。一是要堅持規劃導向。產業扶貧規劃要實現“五個一”目標,即確保每個村有1項以上主導產業、1個以上市場主體(龍頭企業或合作社),有發展能力和發展意愿的貧困戶有1項以上穩定增收的產業項目、享受1項以上扶持政策、有1人穩定就業。二是要堅持項目主導。各縣市區要結合脫貧攻堅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因地制宜、因戶施策,將產業扶貧目標任務,落實到年度到項目、到村組到農戶、到單位到人頭,?縣鄉村都要精準建立完善產業扶貧項目庫。要按照“戶有致富項目、村有特色產業、鄉有主導產業、縣有支柱產業”的目標,規劃產業發展項目。要把實現貧困戶增收脫貧作為產業扶貧的根本目的,確定“產業到人、人對產業”的工作標準,避免產業扶貧與脫貧致富“兩張皮”。三是要堅持市場帶動。要遵循市場運作和產業發展規律,合理布局脫貧產業和脫貧項目,避免不顧實際、一哄而上,引進“水土不服”的產業,搞新的形式主義;避免盲目跟風、機械模仿,造成產業同質化問題,確保產業發展的持續性和有效性。要注重立足資源稟賦和產業基礎,發展地域特色突出的脫貧產業,實現差異競爭、錯位發展,保證產業發展質量和效益。要注重強化貧困地區科技和人才服務,推廣先進適用技術,提升產業扶貧技術支撐。要注重支持新型經營主體與貧困戶建立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推動特色產業規模化發展。

(二)精準選擇主導產業。要立足自身實際,選準產業發展方向,把比較優勢轉化成經濟優勢和后發優勢。著重在以下五個方面下功夫:一是在發展特色農產品產業上下功夫。要在貧困地區著力發展優勢突出的特色種植業,建設一批生態好、效益高、質量優、品牌強的特色農產品生產基地。二是在發展特色加工產業上下功夫。發揮農產品和勞動力資源優勢,加快發展果蔬加工、肉類加工等農副產品加工業,積極承接針織服裝等輕紡制造業,積極引進手工藝品等特色輕工業,形成一批加工基地,增強就業承載能力。三是在發展鄉村旅游產業上下功夫。各地要結合本土特色,積極發展農業旅游、生態旅游、民俗旅游、文化旅游、休閑旅游、紅色旅游等產業,為貧困群眾脫貧致富開辟新渠道。四是在發展電商流通產業上下功夫。電商是農民和市場之間的重要“橋梁”與“紐帶”,具有“跨地域、全天候”的特點。要將電子商務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手段,按照“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原則,積極實施電商扶貧工程,制定扶持政策,加強引導服務,探索“互聯網+”扶貧新模式,為貧困群眾提供便利暢通的產品銷售渠道。五是在發展光伏產業上下功夫。光伏產業是我市產業扶貧優勢項目,要做好后期服務,繼續提質增效。

(三)激活主體內生動力。產業扶貧,關鍵在人,最根本的還是要發揮“三個主體”的自身內在動力。一是發揮鎮村主體的內生動力。鎮村干部對村、戶情況最熟悉,對發展產業有思路、有想法,只是由于缺資金、缺技術、缺市場等原因,導致不敢發展、不會發展產業。要通過幫資金、送技術、引項目,充分發揮他們的自身優勢和內在動力,發展特色產業,增加村級集體收入。二是發揮貧困戶主體的內生動力。部分貧困戶“要我脫貧”的期望高,“我要脫貧”的行動少。要想辦法激發他們的內生動力,將其積極性調動起來,依靠自己勤勞致富脫貧。在制度設計、脫貧項目上,都要想辦法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充分激發群眾的主動性和自信心,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讓他們在參與中增加收入,真正通過自身的努力實現脫貧,通過自強不息拔掉窮根。三是發揮市場主體的內生動力。堅持把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能人大戶作為產業扶貧的主體,引導他們參與扶貧。積極推廣“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的產業扶貧模式,利用龍頭企業在資金保障、技術支撐、銷售管理等方面的優勢,發揮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的生產組織優勢、經濟帶動優勢和“抱團效應”,增強市場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培育一批產業扶貧示范點,打造一批特色扶貧產業,形成一批產業扶貧新模式。

(四)完善利益聯結機制。以推進“三鄉工程”為抓手,培育壯大龍頭企業,發展特色產業,完善產業扶貧長效利益聯結機制。鼓勵支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業產業化聯合體、農民合作社通過流轉或貧困戶以耕地入股等方式建立生產基地,讓貧困戶獲得土地租金收益;支持勞動密集型企業通過自建、鎮(村)企共建等方式,在貧困村建立生產基地、扶貧工廠、扶貧農場,實現貧困戶就近就業、增收脫貧;支持貧困戶耕地和可入股經營的資產(扶貧資金、小額貸款)入股給新型經營主體統一經營,獲得分紅收益;支持財政資金投入龍頭企業(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形成的固定資產,折股量化給貧困村和貧困戶,獲得分紅收益。全方位、多渠道帶動貧困戶種植養殖得收益、土地流轉得租金、基地務工得薪金、資產入股得股金,提高貧困戶脫貧致富手段和能力,確保能夠持續穩定增加收入。

(五)強化保障措施。沒有有效的組織保障,產業扶貧就結不出碩果。一是財政政策要跟上。市級財政、扶貧部門要加強指導、強化監督,推動整合工作有力有效進行。縣級承擔著扶貧資金使用權和扶貧項目審批權,要扭轉重基礎設施輕產業發展的老思想,把扶貧資金重點用于產業扶貧。要扎實開展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工作,下功夫解決“整不動、整不好”的問題,確保按政策規定足額整合,為產業扶貧提供充足的資金保障。二是配套政策要跟上。國家九部委出臺了《貧困地區發展特色產業促進精準脫貧指導意見》,相關部委出臺了農業產業扶貧、畜牧業產業扶貧、旅游扶貧、電商扶貧、光伏扶貧等一系列政策,省里出臺了《湖北省“十三五”產業精準扶貧規劃》,為產業扶貧提供了政策依據和遵循。各地各有關部門要增強責任意識、落實意識,國家、省出臺的政策,主要立足于指導性,相對宏觀,要深入研究、拓展創新,進行細化實化具體化,確保政策可執行、能操作,讓貧困群眾真正享受到政策的紅利。三是激勵政策要跟上。扶貧必先扶志。脫貧攻堅需要優惠政策、資金投入等外部力量,但最終還是要靠激發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的內生動力。既要做好對貧困地區干部群眾的宣傳、教育、培訓、組織工作,更要實行正向激勵政策,可探索將一些幫扶政策和貧困群眾參與情況掛鉤,多勞多得,減少“等靠要”,調動參與產業發展的積極性。四是技術培訓要跟上。繼續立足技術優勢,圍繞貧困地區農業產業發展,加大對先進適用技術的研發、引進、示范、推廣力度。通過采取集中辦班、現場指導、咨詢服務等方式,對建檔立卡貧困戶進行精準培訓,增強培訓的針對性和實效性,確保貧困村農業主導產業鮮明,貧困戶掌握相關生產技術,提高與產業對接能力。(市扶貧辦)

?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 隨州市人民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 点击百度广告怎么赚钱 房产中介赚钱多吗 新11选5是哪个省的 双色球17117期蓝球杀号 南通一起pk棋牌游戏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 淘宝卖led灯赚钱吗 河南11选5中奖规则 红球综合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回事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top10 找了个男人不赚钱 银河棋牌排行 重庆百变王牌 怎么在全民k歌里赚钱吗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